趣书网

1970-01-01 作者:公子許

裴怀节自然知道各家拿不出如此之多的现钱,但他也不得不给予压力:“这种话休要在我面前说,诸位大可以去房二面前哭穷,看看他能否菩萨心肠、网开一面

。”

诸人无语。

时至今日,谁还不知道那就是个棒槌?于保宁道:“明知咱们拿不出钱,却还要咱们以市价赎买,这不就是逼着咱们一拍两散吗?房二狡诈,定然不会允许那等情况出现,所以他肯定只是漫天要价

,等着咱们还价。”

阴树森点头认可:“是这个道理。”

现在“丈量田亩”之事僵持在这里,河南世家不愿因此打工干戈、与中枢结下仇怨,房俊、许敬宗又岂能愿意背负一个“逼反河南”的罪名?

这是一场谈判,就看谁底气更足、坚持更久。

有人叹气道:“可房二这个棒槌着实恣无忌惮,万一咱们表现得太过坚决,导致对方有所误解怎么办?”

之前房俊在河东盐池展现出派遣军队强制接管的手段,强势得一塌糊涂,使得河南世家投鼠忌器、忌惮无比,已然落了下风。这就好比两军对峙一般,看似局势危急实则谁都不敢开启战火,故而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紧张,可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其中一方蛮横无理、做出让对方误会的

事情,很容易擦枪走火。

裴怀节道:“所以咱们只能退让,暂且让他们丈量田亩,待到丈量之后,再作计较。”

只要中枢当真只想着让世家门阀拿钱将那些侵占的土地买回去,那就一切都可以谈。

诸人互视一眼,并无异议。

*****

“三法司”几位大佬带着属下返回长安。经过几天准备,许敬宗再度带领所属文吏抵临伊洛之间的洛阳于氏田地,这回偃师县的官吏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老老实实取出土地账册,找到属于这块地

的记录交给许敬宗,并且配合中枢官员勘察地界、丈量土地。国家授田之处,似洛阳于氏这样的人家都是大块大块的整田,不过经过十几二十年的侵占、开荒、兼并,无数小块农田被归入其中,这就导致田界混乱曲折

,骤然丈量,着实费事。不过洛阳于氏乃是第一个突破口,必须稳稳当当清清楚楚的予以丈量完毕,所以许敬宗不敢假手于人,只能整天靠在田间地头亲自监督属下文吏,不敢有一

丝半分的懈怠疏忽。

六天之后,才将洛阳于氏三十二万亩田地丈量清楚……尚善坊魏王官廨之内,房俊拿着土地账册与丈量田亩的实际账册对比一下,对一旁的于保宁道:“国初之时曾责令各地州县都辖内土地丈量过一次,再加上那些年高祖皇帝、太宗皇帝对于家的赏赐,总计二十四万亩……现在量出三十二万亩,差距八万亩,短短二十年时间,于家便侵占、兼并了这么多土地,若是大唐

千秋万载,你们于家岂不是将洛阳地域全部侵占?‘一家一城’,了不起。”

这还只是洛阳,若是关中,只怕侵占、兼并之程度更甚。所以说“土地兼并”从来都是王朝灭亡的最根本原因,大唐立国之初确立“均田制”,其意义就在于“耕者有其田”,固然难以避免兼并,可最终还有不准许买卖

、也不会收回的“永业田”存在,百姓不至于闹到“房屋一间、地无一垄”的破产状态。

结果这才过了多少年?

已经有无数农户被世家门阀通过各种手段将土地侵占、兼并,或是卖身为奴、或是租赁世家门阀的田地耕种,已经成为无地、无产的“氓流”……

这还是“盛世”之下,若是连番遭遇天灾,结局可想而知……于保宁默然片刻,长叹一声,道:“事已至此,如之奈何?没有律法约束、天下默许为之,就是这样的结果,于家不做,张家、吕家、裴家也会做,谁能遏制

对土地之贪婪呢?当下可商讨解决之法,解决当下之事。”

由古至今,“土地”都是华夏百姓的执念,但凡有一分余财、但凡有一个购买土地的机会,都绝对不会放弃。家财万贯不会让人羡慕,家有良田千顷才会。

钱帛是不能传家的,但土地能。对于这一点民族特性,房俊也无可奈何,他在江南大兴海贸,就是希望将世家门阀的目光从土地之上移引出去,不要再将兼并土地视为家族传承的头等大事

,告诉所有人土地并不是唯一的财富,想要追逐财富的路径其实很多很多。

然而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江南士族对海贸很感兴趣,投入巨大,然后在获取巨额利润之后,还是会将拿去买地……

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华夏百姓对于土地的执着早已融于血液、深入骨髓……

即便到了后世那种科学开放的社会,那些大佬们也不会排斥拥有几亩地、盖一个园子,在人生的最后诗酒田园、终老其间……

所以别说什么侵占、兼并了,换了谁都会这么做,事已至此,还是谈谈咱们于家应该拿出多少钱来赎买这些土地吧。

房俊点点头,道:“法不责众,此事的确不能将于家如何,但若是将这些田地平白归入于家的账册,于理不合、国法不容。”当然,想要收归国有也基本不可能,因为这不是洛阳于氏自己这么干了,而是整个天下的世家门阀都在这么干,若是将所有世家门阀侵占、兼并的田地全部

收归国有,那非得天下大乱不可。

于保宁饱含期待:“中枢到底打算如何处置这部份田地?”

如果能够以“赎买”之法使得这些土地彻底归于于家,那自然千肯万肯。

拿钱来解决后顾之忧,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果然,房俊道:“毕竟这些田亩已经事实上归于各家耕作,所以中枢的意思是希望你们能够出钱将其购买,而后登记造册、永久拥有。不过这也只是一个意向

,还需仔细商讨,并未最终确定。”

这些土地皆世家门阀非法所得,但想要将其收归国有却是千难万难,况且就算当下将其收回,过个十年八年,又将重新被世家门阀侵占、兼并。解决土地兼并问题之根源,还是在于发展工商业,使得世家门阀将财富的重点从土地转移到工商业上来,如此既能缓解世家门阀对于土地的兼并速度,亦能

使得那些失去土地的百姓能够打一份工、吃一顿饱饭。于保宁却连连摇头:“这件事有什么可以商讨的?中枢收回这些土地是绝无可能之事,这一点你知我知宰辅知陛下更知,所以还是痛快一些吧,于家愿意拿钱

赎买这些土地。”

房俊沉吟不决:“可纵然如此,价格几何也要集思广益才行。”

于保宁道:“实不相瞒,裴府尹已经跟我等说了,中枢的底线是以市价发卖这些土地,越国公您又何必绕弯子呢?”

房俊无语:“这裴怀节是破罐子破摔了吗?此等重要决策实在不应该四处宣扬,否则被中枢知晓,必然遭受弹劾。”

于保宁现在根本不管裴怀节死活,他之所以独自一人前来面见李泰、房俊,就是要占据先手、掌握主动。

“令尊与家兄交情甚好,咱们两家也算是世交,是也不是?”

房俊勉为其难点头:“算是吧……”

“那好,二郎只需告诉我一句,中枢是否当真打算让吾等以市价赎买侵占、兼并之田亩?”

房俊略作迟疑,最终无奈承认:“确实如此。”

于保宁目光灼灼,上身微微前倾,盯着房俊:“二郎想必也知道,纵然中枢此举可以缓和与地方上的矛盾,可这笔钱世家门阀根本拿不出来。”

房俊怫然不悦:“这天下是大唐之天下、是陛下之天下,一旦陛下敦促中枢颁布政令,汝等还敢违抗圣意不成?”

两人谈话越来越针锋相对,但彼此的称呼却越来越近……

于保宁笑道:“二郎无需唬我,这不是世家门阀是否遵守政令的问题,而是根本拿不出钱的问题,总不能将祖产变卖来赎买这些田亩吧?”

这是事实,就算拿刀架在世家门阀的脖子上,他们也拿不出这个钱。

于保宁续道:“所以,中枢必然有对应之策,不知二郎可否告知?”皇帝不是傻子,中枢的宰辅们更不是,不可能不计算如此庞大的侵占、兼并土地被丈量出来之后的处置方法,更不可能不知道世家门阀其实是不可能按照市

价赎买的,因为大家拿不出这个钱。

必然有应对之策。房俊想了想,苦笑道:“既然世叔如此直率,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按照中枢的打算,是由‘东大唐商号’来出这笔钱,而世家门阀需要以产业作为质押并且支

付利息,以三年为期。”

于保宁就点点头,果然如此。世家门阀拿不出这个钱,中枢又显然不会放弃这个钱,那么由“东大唐商号”来借贷给世家门阀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商号的股份非常庞杂,勋贵、宗室

、门阀都在其中享有股份,其中最大的股份又是皇帝。

谁敢赖掉这个钱,谁就将遭受难以想象的打压与报复。

房俊见于保宁的神情,好奇问道:“世叔若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于保宁也不绕弯子了,开口道:“世家门阀爱财如命,岂能心甘情愿拿钱赎买这些早已到手的田亩?即便借贷也不肯。不过万事开头难,若是有人率先开了这

个头,往后的事情就好办了。于家愿意支持陛下与二郎你,宁肯被世家门阀指责、唾骂,亦要心存大义、痛改前非。”

房俊了然,于家“敢为天下先”,宁肯被其余世家门阀痛斥、唾弃,当然前提是要捞到足够多的好处。

于是便问道:“世叔有什么条件?”于保宁则狮子大开口:“于家所侵占、兼并之土地无需出钱,即刻登记造册,朝廷确认产权永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