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背刺盟友

1个月前 作者:公子許

听闻于保宁之言,房俊与一直没说话的李泰皆失声而笑。

房俊摇头道:“世叔莫不是在开玩笑?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于保宁不以为然:“当下之事几乎牵扯到天底下所有世家门阀,正所谓法不责众,一旦所有人家都抱团抵制,中枢又能如之奈何?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契机去

凿穿这个硬壳,才能顺理成章的瓦解同盟。于家,愿意充当这个契机。”

坚固的壁垒硬如磐石,从外头撞上去必然头破血流,最好的办法是从内部予以瓦解。

中枢需要一个能够从内部瓦解世家门阀的“内应”,洛阳于氏愿意做一个内应,但相应的要得到优待或者奖赏。

房俊却似乎对此并不热衷,只是略微想了想,便再次拒绝于保宁提出的条件:“一分不出便得到八万亩良田,此事绝无可能。”

于保宁道:“可若是没有人背弃河南世家打破这个局面,中枢不可能以市价将这些土地出售。”

只要大家抱团、进退一致,中枢又能奈何?

发兵前来河南攻打这些世家门阀吗?房俊就笑起来,给于保宁斟茶:“若非世叔提醒,我还想不到这个法子。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有了方略,只需实施就好了,打破河南世家的同盟可不仅仅是于家

可以,换了旁人同样可以。只需我现在放出风声,想必很多人家都会积极响应、甚至争先恐后,条件自然随我开。”

喝着茶水的李泰已经憋不住笑,也不知于保宁怎么想的,真以为房二是个不欺暗室的君子吗?

于保宁又惊又怒,瞪着房俊道:“你你你,你怎地这般无耻?”

我想的法子,我站出来支持你,结果你却用我的矛、攻我的盾?

无耻之尤!房俊连连摆手:“世叔勿恼,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既要完成陛下的托付,又要稳定河南局势,左思右想难以两全,正巧世叔您智比诸葛想出如此完美的方法

,自然要借鉴一下。”

于保宁知道自己没退路了,正如房俊所言,只需将这个话放出去,有的是人前来充当一个“门阀背弃者”,人一多,条件自然随便房俊拿捏。

没人愿意与中枢对抗,那不会有好下场。

只得说道:“最多市价的两成,多一个铜板都没有!”

房俊好整以暇:“最低八成,否则没得谈。”

于保宁怒气冲冲:“只能三成,不然我于家岂不是白白充当一回叛徒?”

“七成吧,信不信我现在就放出风声?”

“五成!五成行了吧?”于保宁面红耳赤:“这是底线!”

房俊扭头看向瞧热闹的李泰:“殿下以为如何?”

李泰翻个白眼:“我又不傻,这种事谁愿意掺和?莫要问我!”

房俊便笑着对于保宁道:“给世叔一个面子,就五成吧。不过于家能拿出多少?”

于保宁吹胡子瞪眼:“那个毛啊?一文钱不出,全部从商号借!”于家甘心情愿做一个背弃河南世家的叛徒,名声尽毁不说,往后肯定要遭受其余门阀报复,岂能真金白银的掏出去?先从商号借,然后慢慢用土地的产出偿

还。房俊点点头:“如今洛阳田地的均价在二十贯左右,五成便是八十万贯,由商号借贷给您,压力不大。你我两家乃是世交,利息也给你低一些,就按照年利五

分计算,以三年为期。”

“啥?!”

于保宁瞠目结舌:“还要利息?”

房俊奇道:“瞧您说的,既然是借贷,自然要付利息,钱是商号的又不是我本人的,总不能白白借给您用三年吧?”

于保宁大摇其头:“如此重利,万万不行!”

大唐民间借贷很是盛行,律法对此颇多规定。唐初,律法规定借贷的利息最高不可超过月利六分,然而实际上民间借贷最低也维持在月利十分左右,十取其一,“举取银钱二十文,月别生利钱二文”,如

此计算,年利达到恐怖的百分之一百二!

房俊准许商号借贷给于家八十万贯,月利只要五分,的确是厚道……

可于家受不了啊!

八十万贯每月就要支付利息四万贯,一年四十八万贯,三年一百四十四万贯……

这钱长腿了,越跑越快!

房俊无所谓:“借不借在于您自己,只是提醒一下世叔莫要犹豫,商号的钱帛也不是无限的,挨到最后定然有些人家是借不到的。”

于保宁满心纠结、一脸狰狞。

三年利息就要一百四十四万贯……且不说这笔钱多少,最重要是三年之后于家能否连本带利拿出两百多万贯予以偿还?毕竟这可是现钱,想要一次性拿出着实困难,可若是拿不出,弄不好就

是利上加利、利滚利,那可就要了命了。

权衡片刻,于保宁道:“二郎还需给我一个承诺,旁人绝无比我家更低的价格,若有,也定要予以我家同样的价格!”这个保证是很有必要的,否则房俊极有可能“一鱼多吃”,拿着于家的契约作为范本去和别人谈判,用更低的价格去打通整个河南世家,到最后于家背负“背

叛”之骂名,却还未得到最多的补偿。

房俊爽快点头:“这是自然,我虽然不敢自比言出必贱的君子,却也非是那等食言而肥的小人。”

于保宁点头,这一点他予以认可。

当下对房俊嫉妒者有之、忿恨者有之、谩骂者有之,却很少有人诋毁房俊“言而无信”,与其父房玄龄一样,最起码在人品上公认的坚挺。李泰亲自执壶给两人斟茶,笑道:“既然如此,何不趁热打铁签署契约,尽早将此事落实?于家能够占据这个先机得到一个补偿,不虞旁人前来争抢,二郎也

能打开局面,尽快完成陛下之托付,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房俊询问于保宁:“世叔可否再考虑考虑?”

于保宁倒是个决断之人,断然道:“无需考虑,此事我便做主,有魏王殿下充当人证无需再寻旁人,起草契约之后就此签署。”片刻之后,房俊让人将许敬宗叫来,先与于保宁签署了一份于家以八十万贯“赎买”自家所侵占、兼并八万亩田地的契约,而后于保宁又与房俊签署了一份向

“商号”借贷五十万贯用以购买田地的契约。

毕竟八十万贯的数量太过庞大,每年的利息简直恐怖,于保宁还是从自家拿出三十万贯,只借贷了五十万贯。

不过按照正常借贷,第一笔钱发放的时候就要扣除当年的利息,房俊却并未如此而是全额发放,让于保宁连说了好几句感谢的话……

……待到于保宁离去,许敬宗叹服的看着房俊,衷心敬佩:“这两日我都快愁白了头发,唯恐河南世家拒不退让、抵制到底,难以完成陛下交托之任务,孰料越国

公翻手之间便将其震慑,不仅答允配合丈量田亩,甚至让于家甘当叛徒背刺河南世家,拿出钱来赎买侵占、兼并之土地,果真神人也。”

在大唐为官,谁能不知道世家门阀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也就是现在经由两次兵变之后世家门阀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状态,可之前太宗皇帝在世之时,也得对关陇门阀退避三舍、优容再三,朝堂之上充斥着关陇子

弟却无可奈何。

天下是世家之天下,而非帝王之天下。

没有世家门阀的支持,纵然帝王也要夜不安枕、政令不出朝堂,何况是宰辅、官员?

但是现在看来,大抵是变天了……

李泰也服气:“二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于河南开拓一个极佳之局面,或可间接影响全国,功在社稷、利在千秋。”

这话并不过分。

无论是强制接管河东盐池,亦或是当下在河南丈量田亩,售卖那些被世家门阀侵占、兼并的田亩,最终的目的都是打压、削弱世家门阀的根基与影响力。

此消彼长,世家门阀的影响力越来越弱,皇权自然越来越强。

如此功勋,即便是封爵“异姓王”,也足以当得……房俊很是谦逊:“因势利导而已,如今世家门阀势弱而中枢强力,这些人自然趋吉避凶、退避三舍,可若是有朝一日他们重新恢复元气,殿下看看还能否任凭

吾等算计?说到底,什么阴谋诡计都是虚妄,唯有实力才是基准。”

而后,他对许敬宗道:“将消息放出去吧,也该让河南世家们吵一吵、打一打了,否则总是抱团逐利、坚若盘石,谁能奈何他们?”

想到其余河南世家知晓于保宁已经签署契约之后的反应,许敬宗忍不住笑起来:“下官这就去办!”

世家门阀为何能够在两汉以来横行天下,甚至窃据神器?除去他们自身强大之外,更在于他们彼此之间以婚姻、利益等等手段相互联合,构筑成一个又一个硕大无朋的利益集团,当他们为了某一个目标而联合起来

,能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兴一国灭一国”也好,“废立皇帝”也罢,易如反掌。可一旦他们从内部出现裂痕,亦会彼此制约、相互忌惮,尤其是当信任基础不在,所谓的同盟顷刻间烟消瓦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