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第4章 11记得关门关窗

11天前 作者:烤鸟大师

方伯剥开方乐紧紧抓住他的手,他认真而又温和的对方乐说:“你确定这是爱?男女之间的爱?”

方乐毫不犹豫道:“我确定,我想小叔在一起,一生都在一起,我不想和小叔分开!”

方伯笑了一声,这一声笑就像长辈对待小辈一样,他抚摸方乐柔软的头发,对他道:“这不是爱,小叔也有想永远在一起的人,但这种感情绝对不是爱。”

方乐眼睛酸酸的,盯着方伯的脸:“那我对小叔的感情又是什么呢?”

“启蒙。”方伯淡道:“你把我当成你的感情启蒙而已方乐。”

方乐眼睛睁大,拳头握紧:“就算是启蒙!我也想和小叔在一起!”

方伯看向倔强的方乐,少年的眼神是认真的,颤抖的双手显露出他的害怕,甚至就连他对方伯的感情,就连方伯自己也说不一定,方伯实现的愿望太多了,但他从来都没有接过‘让某某爱上自己’这种不实际的愿望,因为方伯不理解到底在什么程度才算是爱,或者两个月真的能让一个人永生难忘?

一直自信的方伯没有那种虚无感情的自信,因为一个人愿意为你放弃一包糖是爱,愿意为你屈服也是爱,可是那个人同样会为了别的东西背叛你。

就像天梵,爱自己吗?千年都爱,可在生命和飞升,还有自己他最终选择了前两者,说不爱吗?又何谈千年。

更有慈心和尚,最终不是也为了苍生放弃了一切感情吗?

而眼前的少年,到底是真懂爱,还是不懂……

最终,方伯下了一个决定,因为他可能别无选择了:“好,方乐,我答应你,小叔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并非爱情,也正因如此我想纠正你,两个月,小叔做你的两个月的男友,这两个月小叔会让你认清你自己。”也同样让你记住小叔。

因为原方伯的遗愿里,交代了让方家的人都记住他,无论是恨,还是爱。

与此同时,方伯也限制了他和方乐别的亲密接触,他可不想这小孩一辈子都毁在他手里,毕竟从这场灾难来说,他是无辜的,包括还不知在何处的方家三哥方叁。

方家所有人都未曾想到,方乐会给他们带来一场无比的震撼,就连本来在厨房的方易都忍不住头晕,他以为孩子带来的最重要的人,最多不过是个女孩,却未曾想到不仅是男人,那个男人还是前不久刚从他们家离开的方伯。

方伯以方乐男友自居无限制造气氛的吃下方易亲手做下的晚饭。

整个过程方易都沉着脸,在吃完饭,他放下没吃多少的饭菜,对方伯道:“一会儿和我去一趟书房,我有话对你说。”

不等方伯说话,方乐就生气了,甚至动静还不小,他对阴沉着脸的方易道:“我知道父亲目前还难以接受。”

方易也生气了,这是他第一次向方乐说出比较硬气的话:“何止是难以接受!我简直是难以置信好吗?”说罢,微微低头对好似什么事都无关紧要的方伯道:“方伯,我以为,你只是单纯的喜欢方斯,我未曾想到有一天你会不择手段的利用他身边的人,我最后悔的事,便是以为你和你父亲一样,一样心善,一样温柔。”

方伯摊手:“是啊,他温柔,心善,所以他死了,我不像他,更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美好的人,所以我活着。”

方易愣了一样,方乐虽然对上一辈的事不懂,但还是在他们说的话对自己产生了警惕,隐藏在心中的埋怨终于生根发芽:“父亲!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们上一辈的事情!但我和方伯在一起!无关方斯!我和方伯根本没有血缘!无关道德!我和方伯真心相爱!无关性别!如若父亲真想阻拦我!我也会做出对你来说最残忍的事情!”

坐在一旁的方伯愣了一下,无关道德,无关性别?这是他听过最好听的话,尽管他的床伴不少,但从来没有一个像方乐一样,天真。

方尔放下筷子的声音较大,在家里他的威信最大,所以所有的人都在等他发言。

方尔先看了一眼无所事事的方伯,然后扫了那对如仇人一样的父子。

方尔沉稳的声音终于发话了:“为了一个外人就要伤害你最亲的人吗?方乐,你太幼稚了,世上对你最好的,最不想回报的人,不是你口中所谓的爱人,而是此刻你想敌对的父亲。”

方易低眉,方乐抿唇,然后苦笑:“如若他真爱我,便不会放开我母亲,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我是傻瓜,母亲一直爱着父亲,甚至愿意留在这里陪着父亲,而导致今天场面的人是我的父亲!一个连自己妻子都不爱的人!怎么会懂得爱他的孩子!”

方易摇头:“小乐,不是这样的。”

方乐继续道:“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因为你的自私让我失去十年的母爱!母亲多痛苦,我多痛苦!如果你不爱母亲!当初又为何娶她!为何生下我!”

“你不知道,你每次对我说是母亲离开的我们,对我来说多么讽刺,你和四叔一样,一样自私,一样薄情,一样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最爱你们的人!”

方尔紧皱着眉头,对已经激动得不能自我的方乐道:“够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长大了你便懂得。”

方乐笑了一声,带着淡淡的苦涩,但纤长的手掌却坚决的拉着方伯,这也是他第一次做出这么大的反抗,无论是因为方伯,还是他长久隐藏在心中的黑暗:“长大?你们这些大人都不懂,就说大哥你吧,把自己众多床伴其中一个当成即将结婚的未婚妻,飞瑶姐这么爱你!而你却把她当成众多情人中的一个!用她可悲付出的爱情才能和你踏进婚姻!你把她当成利益,床伴!可有哪一点把她当成未婚妻和亲人?终有一天她会因为把所有的爱付出完,只剩干枯!从而离开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