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第84章

6个月前 作者:余音在歌唱

比起需要等上一段时间的杂志或者新闻报纸新闻网站来说,微博传播的速度要快上许多。在泷泽牵着尾狐以相当的气势逼退了所有想要上前采访的记者,平安的走到大门里后,外面的记者们看着缓缓关闭的自动门,均是眼光一闪。

“微博,快,去发!直接用我的手机发!写的越短越好!一定要抢先!”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微博在片刻之间就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泷泽的另外一个假身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登陆了自己的官方加v的账号,对此消息进行了转发,转发的内容只有一个字和一个句号。

子家军区教官:啧。

在将近百万的关注下,第一条评论是三分钟之后才刷出来的。

惊恐惊恐惊恐:教官大大,你的那个‘啧’里面的含义,和我所猜测的含义是同一个含义吗?

男神你看我:对方的脸……卧槽,我都不知道自己该管对方叫女神还是男神了!

八卦小能手:对方是不是……苏家的人?子x苏一直是我萌的cp,求现实不拆。

以下省略:不知道,但是听大学教授以相当八卦的精神对我们说过,苏家的人都长得雌雄莫辨并且妖娆抚媚。

子苏一生推:子苏不可拆不可逆,要是这次总裁带的人不是苏家的……那我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

为什么我总是萌冷cp:难道没有人觉得苏x子也很萌萌哒的吗?

基友我们结婚:苏x子大手dd站→网页链接。不谢。

等候记者们:等前线的小伙伴们的消息吧,反正等发布会结束后,一切都会真想大明了。

深成:没有人敢说教官大大和总裁大大和那个神秘美人之间会不会有修罗场呢。

卧槽楼上:卧槽谁活的不耐烦了敢说!?

子家唯一萌萌哒:我哦,要争夺的话……再加我一个怎么样。

泷泽坐在圆形大厅内准备好的第一排软椅上,这一排只有他们两个人,显然是傅槐在泷泽答应了会前去之后特意向策划方面要求的。至于其他人……在影帝和投资方的联手压力下,应该不会有不长眼或者脑子突然失去智商的人前来质疑吧。

不过这也导致尾狐和泷泽的一举一动全都在记者们的注视下,本该是这场电影的主角们的主演们,反而变成了陪衬。

在舞台上的大屏幕上,电影的简洁预告已经播放完毕,泷泽才正式的抬头看向舞台上,台上的主持人精神一震,抿了抿嘴唇,转过身对着台下展现了最美丽的一面。她面带笑意的热了场,介绍了场内的演员,在提起了泷泽时,更是前所未有的热情。

还带了一句玩笑般的话:“要是被子家总裁看上,真是做梦都要笑醒呢。”

她虽然立刻转移了话题,但尾狐的脸色却已经冷了下来。

不管什么时候,尾狐都不能对人族定下的男女尊贵,以及一方依附另外一方获得地位钱财前程这种莫名其妙的规则适应。从远古时期,圣母女娲造人之后,人族以‘女’为贵,现在的人管那个时候叫做母系社会。而之后,人族懂羞耻,明事理,以帝王统治,女性的地位开始渐渐下降,男子能以一娶多妻。

再后来,所谓的女权运动开始,女性地位水涨船高。男女渐渐趋于某种平衡。

这之间发生过很多很多事情的转变。比如女子不再像古时那般注重名声,名声也变作了让他们获得某样利益的工具。比如男子不再认为依附在另外一个男子身下是个很羞耻的事情,甚至有男人公布说,自己就是个零……

尾狐看着台上的女子,以前也有很多男男女女想要接近泷泽,不过那个时候的泷泽都是假身所化,完全无所谓。但是今日……尾狐瞟了一眼泷泽,见对方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女主持,本来就很冷的脸色立刻化作黑水,转过头去,也看着那个女子。

他倒要看看,就近是什么样的‘狐狸精’才能让泷泽忽略自己身边这一只货真价实,活了千年的狐狸!

女主持觉得一道杀气锁定了自己,完全不敢回头去看。

立在两侧的记者们眼睛多尖啊,离开上微博开开心心的直播去了。

现场小伙伴:总裁大大,你身边的人脸黑的都快把包大人赶过去了你造吗!

好奇心:女主持做了什么?照片上美人一直在看那女主持啊。

八卦小能手:女主持很热情洋溢的向众人介绍了总裁boss,还说要是被总裁大大看上,做梦也会笑醒……然后总裁大大也看这女主持人了。

沉默了:作死。

社交障碍患者:嗯。

你永远不了解的:要是其他总裁随她勾啊,可是去找子家的人……你们觉得和国家的生死荣辱扯上关系的苏家和子家,为何他们总会走到一起?在历史资料里和一些记录片里,苏家和子家的从来没有分开过。连被称呼为我华夏第一对光明正大在一起的的同*人都是,他们最后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两个孤儿,从来没有想过娶个二房生个有血缘的,那会一夫一妻制还只有个概念而已。

楼上住嘴:楼上快闭嘴吧,勾搭一下,借些人脉,约个炮而已,不要什么都扯到内幕好吗,神烦。

男神你看我:明显就是总裁大大在调戏美人好吗……那目光,和我家基友调戏他

等候记者们:……那美人到底是不是苏家的人啊,主持人怎么都不问啊,差评!还是等现场的小伙伴和记者们爆料吧。

惊恐惊恐惊恐:你们看到那个子家萌萌哒的账号了没……加官方认证的橙色大v了。

现场的演员介绍,以及导演,各个演员都已经将自己对于电影的感想、电影内的一些小情节抖露完毕,剩下的就是记者和演员互动。

在以往的案例中,没有投资商会在一个环节中受到记者太多的关注。他们再如何强大,如何有内幕可挖,也只能作为炒热电影关注度的手段。况且这次的投资商并没有和电影中的任何一个演员扯上关系。

和傅槐影帝有关系的,也只有之前被影帝特殊对待,今天又作为子家总裁的携带人员出现在这个电影发布会的尾狐而已。

记者们也不好对此时正在无趣的玩弄对方的手指的泷泽发问,转而攻击起了傅槐影帝,雪花片一样繁多的关于泷泽和尾狐二者之间的问题飞向傅槐,数不清的闪光灯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疯狂的闪烁起来。

傅槐却在闪光灯之下没有回答,而是选择看向了坐在下方的两位大神,见两位都没有搭理自己,一个玩对方手指,一个被玩的一脸妖媚。傅槐默默的转过了头,两位大神都不搭理他啊!

好歹看我一眼啊,给个‘随便你怎么处理’的眼神啊!

傅槐影帝对着闪光灯稍稍抬手:“这是对方的私人事情,我怎么会知道?请记者们不要继续询问了。”

这是傅槐自出道以来的一贯回答问题的方式,他不会说一些谎话或去欺骗,也不会说一些临摹两可的话来模糊大众的思维。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会一致说这是私人问题,不想回答。曾经有记者追问这是不是默认的意思,傅槐也会直接反驳说私人问题和默认从来不是划等于号的,但你若是随意编造事实,那也是你的问题,他管不着。

华夏的记者行业忌讳伪造事实的程度,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地步。你可以夸大,可以炒,但绝对不能脱离原本的事实。一旦报道了随意编造的新闻,等待的大概只有几个官司过后,永远的从记者这个行业中剥离出去,并且永远不能重新进入的后果。

他们知道影帝口中已经套不出什么了,突然有记者向主持人发问了:“主持人小姐,你刚刚说如果能被总裁喜欢,你是不是对子总裁有爱慕的情绪?”这个记者的提问,让整个大厅安静了片刻,女主持人率先回过神来,她没有想到会有记者把球踢到她这里。她的确有想要借着对方的势力钱财往上爬的想法,但这种想法却是只能在背后说说,如果今天她一句话哪里说的不对,总裁身边的那个美人,估计会直接拔了她的皮。

现在的有能力的男人女人,谁能在外面保持干干净净连个小蜜都没有?他们的伴侣难道不知道吗?怎么可能。但只要对方不做的太过分,稍稍放放手还能刷一把好感度,要是管的太紧,指不定哪一天就反弹了回去。想到这里,女主持人心里又有了点不甘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她先是望了一眼泷泽,然后话有所指的说道:“谁会不喜欢子总裁呢?子总裁人长得又帅,事业又是顶峰的人生赢家。估计男男女女,做梦都想成为子家的一员把。”

泷泽抬头看了一眼女主持人,然后突然发笑,一脚将面前的圆形桌子踢翻,桌子翻到,桌面上的瓜果饮料洒满一地,污染了价值上万的地毯。但是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去抗议,连回答记者提问的女主持人都浑身一抖,惊恐的小步后退了几步。

众人都在等待泷泽的发火,可是泷泽却没有众人预料的一般,因为没有了桌子的妨碍,他长臂一揽,将尾狐整个人揽到自己怀里,尾狐坐在泷泽的腿上,轻轻叹了一口气。着一口气一叹,也讲原来对泷泽竟敢‘色迷迷’的直视一个女狐狸精的不爽怒火,叹出一大半。

尾狐像只狐狸一般的眯了眯眼睛,就算知道对方是故意对做的,但还是会很生气啊!

泷泽将尾狐抱在怀里,说话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发怒的感觉,反而充满了轻快和温暖:“族上有命,子家只和苏家人结姻缘,永不更改。”

这一句话,断定了泷泽的态度,以及美人的身份。

等候记者们:……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说好的三男地狱修罗场呢!子家萌萌哒的v家认证已经证实他就是子家的人了!况且据他爆料说,苏家美人这几年一直在照顾他!

子苏一生推:天天天天好激动,大大们我可以写你们的同人文吗?!我构思了一片4咳咳咳的黄色蚊子!

子家唯一萌萌哒:尾狐不喜欢这些,不要写。但可以画图,记得艾特我。

女神你看我:大手们呢,大手们呢?!小太子命令已经接受到了,你们在还在等什么!

男神你看我:小太子的形容萌萌哒!小太子我可以画你萌萌哒的图吗?

基友我们结婚:难道已经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已经get到了美人的名字吗?

等候记者们:注意到了……脑子里在循环狐狸精。求别赞。

八卦小能手:子家唯一萌萌哒的关注名单里有你,走好不送。

男神你看我:感觉接下来就是cp党的纷争,这里总裁x美人有同好吗?

好奇心:教官大大的自我介绍里面添加了一句教官x美人,萌萌哒的介绍里面添加了一句正太太子x美人……官方发糖简直……我添加了美人总受。

泷泽满意的看着微博上的动向,看来这次的行动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尾狐甩着尾巴,赤.裸这上半身拿着笔记本看向泷泽:“很有趣?”他又半睁着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下,最后还是揉了揉眼睛躺会床上:“看不明白,什么乱七八糟的。”泷泽作为微博官方发糖:给太子党发糖,尾狐因为我还没有成年所以要一直照顾我。

在有些枯燥的人生中寻找些许乐趣,寻找些许互相爱慕的甜甜证据,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泷泽关上电脑,身体开始缓缓抽长,面容不断变化,不像他幻化出来的两个人,没有过分华丽的容颜,只有眼里的一片温暖。他低下身子,轻轻的在尾狐额头烙下一吻。

“晚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