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网

第139章

9天前 作者:苏九阙

终章

天使的时间是无限的,这使得圣战前夕的准备显得格外短暂,当然有这想法的并不包括陈子乔。

在这日益紧绷的环境下,就连低阶的天使都开始感到水面下的汹涌,开始纷纷站队。

而各位天使长中,智天使长加百列至今没有归位,主天使长乌利和权天使长别西卜选择路西菲尔,能天使长米迦勒是唯一坚定侍神之天使,这些对于来自未来的陈子乔来说并不意外,而座天使长拉贵尔与力天使长拉斐尔的低调堪称中立,这样的局面已经比他想象中宽松许多。

然而最大的症结仍旧是最高处的那个存在。如果他与黑暗耶和华的计划失败,那么不只是黑暗耶和华会被永远地束缚在那方寸之地里,就连他自己……和路西菲尔的未来也会变得十分堪忧。

“这场战役结束,你想做什么?”战争前夕,陈子乔看见路西菲尔独自坐在回廊上,月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将他的轮廓照耀得十分鲜明。陈子乔上前搂住他的脖子,额头抵在他的肩上,越到最后他越感到一丝紧张,紧张之后是眷恋。

从现代走到这里,已经比原先预想的百年超出太久太久……然而人心总是不满足的,陈子乔紧紧揪住路西菲尔的衣衫,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陪伴在这个人身边,如今地下还是一片荒芜,他想要看人类慢慢发展,他想和路西菲尔一起创造更加繁华的地狱。

黑暗耶和华告诉他,因为他的三灵格中灵性最少的体生出的意识,所以灵质能完全无法和另两位耶和华相比,他唯一从“耶和华”身份得到的是预知的能力,然而这对于这场战役来说远远不够,然而既然是体,就还有另一种能力。

路西菲尔握住陈子乔的手,有瞬间的欲言又止,接着他又说:“如果我们最终还是走向地下,其实那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想创造十层地狱,重叠在地下界里,现在位面已经完成,只是需要更多时间去完善它。将来那里会成为堕天使的世界,我也允许地下界属于黑暗的生物进入地狱,当然,他们得服从我制定的法则。”

陈子乔笑了笑,嗯了一声。

路西菲尔将他的手按在自己肩上,“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陈子乔眼神暗了暗,又嗯了一声。

战争对于任何生物来说都是残酷的,虽然路西菲尔想要极力避免,然而背叛对于光明耶和华是最无法饶恕的,他在察觉之初则派遣仍旧崇敬他的天使与路西菲尔带领的军团战斗,这也是日后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都广为流传的属于天使的圣战。

战场上没有硝烟,然而各种灵质术甚至灵质阵所散发的耀眼光芒比硝烟更加残酷,无数天使倒下,又有无数天使带着使命前仆后继,天光也因为这样的灵质能波动而被阴云遮掩,血流成河,伏尸万里,陈子乔起初感到震动和悲伤,然而杀戮太重,逐渐这样柔软的情绪也变得僵硬麻木。

三分之一天使跟随路西菲尔,光明耶和华坐拥其余三分之二的力量,然而因为他本身威能过盛,在他没有现身的时候,路西菲尔命几位天使长保存战斗力,只将别西卜、阿撒兹勒与三个巨兽派遣出去。

巨兽威能在普通天使之上,又具有庞大的身躯,在战场上很是威风。

别西卜对上拉斐尔,阿撒兹勒对上米迦勒。

别西卜镰刀飞转将拉斐尔的权杖劈歪,他翅膀展开停在半空,对拉斐尔说:“我曾经也迷茫过,可是我现在站在这里,看看耶和华的身边还留下谁?就连拉贵尔都保持沉默,你难道愿意就这样舍弃阿撒兹勒?”

拉斐尔紧紧捏住权杖,他回想着曾经蒙受父神教诲的情景,默默摇头。

阿撒兹勒与米迦勒身为前后两任能天使长,战斗力自然在众天使之上,两者交锋,天地都仿佛被乱搅了一通,大地震动,众天使不得不退让,就连拉斐尔与别西卜都不得不避其锋芒,让到边缘。

而变故就在这一刻产生。

陈子乔感觉有一阵看不见的力量撞入他身体。

来了!

陈子乔心里一凛,身体几乎不有控制,朝身边近在咫尺的路西菲尔袭去。

“殿下——!!”

“乔,你在做什么?!”

陈子乔已经腾起停留在半空,也是战场中央,他俯视被众多背叛天使包围的路西菲尔,路西菲尔在地面上深深望着他。陈子乔感觉像是透过极厚的障碍物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显得一切都很遥远,就连自己发出的声音也是模糊的。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用陌生又冷漠的语气说:“路西菲尔,你的灵质能相当于父神的七分之六,你是最初的造物,这一切的荣耀与恩惠都是父神赐予你的,你却遗忘了这些。你的罪名是傲慢,妄图与父神等同,你难道以为我真的会与你同流合污吗?”

“乔!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与陈子乔交好的天使纷纷叫嚷。

陈子乔隔着十分遥远的距离观察路西菲尔,这样的场景十分熟悉,好像和被封闭的,或许是属于弥赛亚的记忆中某一幕重叠起来,然而当时的路西菲尔远比现在更加黯淡沉重,因为彼时陈子乔,或者说弥赛亚对于这时的变故也是猝不及防的。

然而陈子乔不同,那股陌生的力量撞入自己的瞬间,他戒备已久,与那力量发生了抗争,耶和华那一击威力有限,却胜在出其不意,路西菲尔远没有过去圣战伤那么重,只是看着陈子乔的眼神,依旧令他有短暂的窒息。

陈子乔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如同一根羽毛,逐渐沉到身体身体。

耶和华拢了拢手指,感到自己已经完全掌控这副躯体,他露出笑容,俯视着那个由自己亲手创造,却背叛他的造物。

“路西菲尔,今日你不再享受光明的照耀,你将永生活在黑暗之中,你将成为暗之子,荣耀、赞美,那曾经的一切都与你再无关系。你拥有过去,却不再向往未来,这是你背叛父神而受到的诅咒!”

“乔!!你究竟是怎么了?!”伊诺克发疯一般吼道。

然而这似乎无法挽回“乔”的理智,庞大的灵质阵在他脚下展开,几乎铺天盖地,勾连在一起极为繁复的术语不停旋转,其中磅礴的力量生生不息,似乎随时会汹涌而出。

这样几乎毁天灭地的力量,令下方所有天使一阵骚动,没有天使想到这位普通的天使,他最被广为人知的是路西菲尔恋人的身份,却拥有这样几乎不下于天使长,不,甚至还超越天使长的威能!

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路西菲尔仿佛感知到什么,眼睛一缩,“子乔——!!!”

“殿下!!乔这样对待您,您不必……”

一阵刺眼的光芒以陈子乔为中心爆射开来,那是庞大的灵质能流泻的征兆,就是乘着光明耶和华催动那样几乎可以毁灭大半天国的灵质阵的时刻,黑暗耶和华伺机已久,破开耶路撒冷的束缚,想要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力量,光明耶和华有所感应,然而陈子乔拼死锁住他控制自己身体的这部分灵,导致光明耶和华力量分散,黑暗耶和华在这场较量中取得胜利,得以重新回到天国。

然而已经失控的灵质能无法再约束,纵使没有灵质阵威力庞大,却也如同一头猛兽,不分敌我地在战场上冲撞起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陈子乔,光明耶和华部分的灵因为无法躲避,当即就被这股力量击溃,陈子乔受到牵连,只觉得浑身仿佛要被撞散,下一刻或许就会在这样恐怖的力量中溃败,然而转眼那股压力就被分散大半,他费力地睁开眼,“……路西菲尔,你不能……”

路西菲尔只紧紧握住他的手,将他抱到怀里,“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子乔,无论是你还是弥赛亚……只要是你……”

陈子乔身体一震,路西菲尔……原来已经猜到自己身份?确实,如果只是单纯的穿越,他不可能在这里有个理所当然的身份。然而他知道其中底细,自然不会背叛路西菲尔,可是路西菲尔并不知道,却仍旧选择相信这个拥有神的受膏者之身份的他……陈子乔看着这几乎笼罩天地的能量波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无论自己是否能陪伴路西菲尔走到最后,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是值得的,路西菲尔已经受到光明耶和华的压制太久,唯有这样做,才能令他自由。

陈子乔拥抱路西菲尔,并利用耶和华残留的能量,将在这场灵质能爆炸中消耗大半力量的路西菲尔反身护在身下。

正当路西菲尔要反抗的那刻,这股巨大的灵质能冲撞的力量忽然消失了。

……

“子乔?!”路西菲尔扶住软软倒在自己身上的陈子乔,心脏像是被紧紧捏住,几乎产生尖锐的痛感。

却在这时候,黑暗耶和华走到路西菲尔与陈子乔面前。

路西菲尔用尽全力,几乎是要将陈子乔揉进自己体内。

黑暗耶和华怜惜地看着他,“你放心。”他蹲下身,抚摸着陈子乔的额头。

“要克制耶和华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只是有些脱力了。”

路西菲尔紧绷的身体忽然松懈下来,他为这场圣战筹谋已久,又是受伤,又是因陈子乔大起大伏,也只有陈子乔倒下来的那刻,他感到自己心中构筑亿万年的某个牢固的信念崩塌。

他作为最初的天使,为了荣耀和信仰活着,但是这一刻他却感觉到没有什么比眼前的人更重要。

从陈子乔到天国拥有自己的身份开始,路西菲尔就隐约猜到什么,只是没有深究,而眼下陈子乔和黑暗耶和华达成什么协议他也不在意。用这样漫长的岁月经历的一次叛变,他获得生命中最重要的恋人和自由的生活,这些已经足够了。

耶和华见路西菲尔抱起陈子乔走向通往地面的通道,皱了皱眉,他挽留说:“耶和华的力量已经回到我体内,我不会再让他做下这样的错事。天国仍旧是天使的,而你,仍旧是这里的光之君主。”

“不,谢谢您的大度,但是我决定带领跟随我的天使一同前往地面。”

耶和华看着路西菲尔与陈子乔,“我们并非刻意隐瞒,只是这件事至关重要,如果不控制光明耶和华,你、我,甚至是弥赛亚,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件事有些危险,我想……他只是不愿让你担心。”

“关于这点,”路西菲尔露出无奈的表情,然而很快又被微笑替代,“我大概比谁都清楚。”

耶和华见他们之间并没有产生罅隙,才放下心来,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创造的最初的造物,带领着信任他的天使,离开了天国。

“……父神?!”别西卜作为守卫天国国土的权天使,战斗力不低,拉斐尔有些脱力,踉踉跄跄地向耶和华走去。

他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当初不过是一名普通天使,却那样的荣光见到父神,就是因为有这样至高的信仰在,他才会不顾一切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耶和华转过身,微笑地看着拉斐尔。

“不,你……不是父神,你究竟是谁?”

“其实你心中已经有猜想不是吗?你曾经遇到的是我,而在至圣所中居住亿万年的,是另一个耶和华。他没有过错,他只是太傲慢了,以至于失去三分之一的天国。”

拉斐尔晃了晃,退了半步,像被无形的东西狠狠撞击了一番。

无数年以后。

地狱已经是相当繁华的景象。与天国固步自封不同,见识过现代科技的陈子乔很乐于将科学融入地狱来,以至于地狱的灵质术也是五花八门,别出心裁。

人类社会公历2015年。

以灵质能做能源的飞行器载着陈子乔到达地狱出口。

他刚下车,就看到玛门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站在地狱出口。

玛门咧嘴一笑,行礼之后道:“殿下,我真是恭候多时了。说实话,您这次打算在人界居住多久呢?我前段时间在人界混迹,听说您这样背着路西法殿下去地面上的行径是回娘家,您以为呢?”

陈子乔不顾玛门吐槽,只回头冷静地说:“你还疏忽了一件事,结婚之前总是要见家长,和家长通气的。”

玛门故作惊诧,“您的父母已经答应了?事实上这也是我无法理解的事情之一,您明明是位堕天使,为什么要假装自己是人类,甚至假装人类的儿子?”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玛门,我想路西法派你来这里等我总不能是质问我的,来吧,苦力,让你见识一下筹办婚礼的繁琐。”

玛门:“……”

陈子乔笑了笑,热情地搭住玛门的肩膀,“相信我,我会给路西法一个惊喜的,我不会忘记你在这中间的功劳。”

玛门看着陈子乔愉快的笑容,猜测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主意,心里也暗暗决定那个莫名其妙的婚礼结束后,他要继续去人界匿迹一段时间。

陈子乔和父母探讨过意见,又与婚庆公司担当李小姐碰面。他这一世不再进入演艺圈,自然没什么知名度,只是他和路西菲尔的外貌出众,走在街上也是引得注目,更别说是出现在固定的场所。小李也不止一次的说,如今的好男人不是被聪明的女人及早拐走,就是像陈子乔和路西菲尔这样,搞基去了。

每当这个时候,陈子乔只是笑笑说:“你会遇到喜欢的人的。”

他和路西菲尔经历什么才能走到现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种秘密无须广而告之,只是自己回味的时候就感到十分幸福。

回家后父母已经很累,陈子乔也装作疲惫的模样,直到回到房里才卸下这种伪装,有人忽然从后面抱上来,他们在一起太久了,久到无须见面,只是一个肢体的碰触就能让他判断对方的身份。

“你不是忙于地狱的工作吗?路西法殿下。”陈子乔笑说。

“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以为你不关心这种事,拉贵尔否定我这个决定正确性的时候你也没有反驳。”

陈子乔感到腰上路西菲尔的胳膊拥抱得更加牢固,接着是身后传来的悦耳笑声。

“乔乔。”这样的称呼以前陈子乔的粉丝时常使用,只是每次听到仍感到肉麻,但是从路西菲尔嘴里说出总带着点其它的味道,让陈子乔从骨子里生出一股酥麻。

路西菲尔继续说:“你要知道拉贵尔喜欢亚斯塔路很久了,只是一直得不到回应,他只是心里不乐意而已。”

路西菲尔与他手指交缠在一起,“萨麦尔说他希望给莉莉丝这样一个慎重的仪式。当然,我们不用光明耶和华来见证。我们会走到多少远,我们自己知道。”

陈子乔笑了,他的头与路西菲尔的靠在一起,“萨麦尔向来比拉贵尔聪明,在天国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

“不,说实话,我觉得最聪明的是你。”

两个人越说越近,最后几乎耳鬓厮磨,连说话声都仿佛融化彼此的呼吸里……

关闭